孙宏斌承认乐视困难重重:亏6个亿那么点儿我不知道

来源:网络整理 | 2017-07-18 09:21

  场内是股东大会,场外是讨债大会。贾跃亭辞去上市体系所有职务后,乐视网(300104.SZ)17日14时15分举行的首场临时股东大会只开了15分钟。

  “我没有精力(放在乐视)!”发表完总结陈词的孙宏斌从会场一个小门快步离开。第一财经记者上前追问,未来将有多少精力放在乐视?孙宏斌称,主要精力仍在融创。对于“乐视是不是要姓孙”这个既存争议又无悬念的问题,他皱起眉头,直说“没什么意思”。

孙宏斌(左)在临时股东大会上与乐视网新任CEO梁军交谈

  孙宏斌(左)在临时股东大会上与乐视网新任CEO梁军交谈

  事实上,孙宏斌已经认识到了乐视的重重疑云。“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,有什么困难我不知道。”孙宏斌在股东大会上最后说,“上半年亏了6个亿,有人问亏了那么点儿吗,我都不知道。”更严重的是,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,此前也已有19家基金公司下调了乐视网的估值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对于乐视,无论是中小股东还是上门讨债的供应商,心里都存在三大疑问:乐视的财务状况究竟有多糟糕?有没有可能翻盘?贾跃亭还回不回来?

  无论如何,乐视上市体系正在经历一番紧急人事调整。根据乐视网17日晚披露,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议案全部获得通过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当选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。此外,乐视方面人士当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乐视网将在三日后(20日)召开董事会会议,届时将选举新的董事长。

  疑问一:乐视网加入讨债大军?

  身穿黑色T恤的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第一个出现在临时股东大会现场。很快,不少参会的股民聚集在他身边合影自拍、扫微信,面露微笑的他没有拒绝。股东大会开始前,孙宏斌偶尔和身边的乐视网CEO梁军,从融创派驻到乐视的非独立董事、乐视致新CFO刘淑清交流几句。

  15分钟的临时股东大会完成了包括《关于修改(公司章程)的议案》、《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》、《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延期复牌的议案》在内的四项议案的审议和投票工作。

  投票整理完毕后,主持人当即宣布现场股东大会审议大会结束,不设交流环节,这让现场不少股东提出异议。

  “投资乐视前,融创已对乐视进行尽职调查。乐视又出现了100多亿(债务),为什么又曝出来这么多?”现场一位股东直接发问。乐视网董秘赵凯以债务与上市公司无关为由,未做回应。

  孙宏斌面临的另一个棘手问题是——乐视网近日公告中暴露出的关联方问题。根据乐视网更正的年报披露,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。乐视网与这五家公司的关联交易至少为乐视网贡献了44.56%的销售收入,合计97.97亿元。

  其中,乐帕营销服务(北京)有限公司、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贡献了乐视网年度销售额中的58.7亿元与16亿元,占比分别为26.72%与7.29%。另外三家关联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、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、Le Corporation Limited分别为乐视网贡献了15亿元、5.7亿元与2.44亿元的销售收入。东方车云公司即为易道公司,该公司一度为乐视控股。

乐视网公告截图

  乐视网公告截图

  乐视网2016年应收账款前五名也是乐视关联方,应收账款高达29亿元。为此,乐视网在2016年年报中计提坏账准备共8844.39万元。

  “现在主要问题是,关联交易怎么办?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,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。”孙宏斌在股东大会上说。

  梁军在现场表示,关联交易是乐视整个上市公司非常关注且急于优先解决的重大事件,目前正在非常紧密地跟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各个公司,包括实际控制人贾跃亭保持紧密沟通。

  这是否意味着乐视上市体系也将加入“讨债者”的行列,向非上市体系讨债?

  “大家可以看到2016年的审计报告中特别标出了关联交易,实际上我们正在积极解决,今天不方便讲具体细节。”梁军说。

  疑问二:孙宏斌如何救“新乐视”?

  经过一番人事调整,乐视网能否在孙宏斌的带领下完成逆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