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歌遇害案进展:江母卖房筹款征集签名推动死

来源:网络整理 | 2017-11-15 11:01

(日本媒体报道江歌事件)

到今年11月3日,留日女生江歌遇害已经一周年了。据公开报道称,一年前这个青岛即墨的女孩在日本东京自己的居室外被人用刀杀死,而凶手是其室友刘某的前男友陈世锋,江歌是在阻拦其骚扰刘某时遇害的,这也被许多网民解读为“挡刀”、“替死”。

有媒体报道,为此江秋莲指责刘某先进屋反锁了门,阻断了江歌的逃生之路,且案发后一直避而不见,乃至后来完全联系不上。

而刘某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锁门,并称因为案发后一直在配合警方调查,同时怕江秋莲身边记者多会曝光自己,因此才没有正面与江秋莲接触。

实际上,直到现在关于陈世锋为什么要杀害江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,按照刘某接受《北京青年报》采访的说法,她事发时并不知道杀死江歌的是自己的前男友。

(日本媒体报道陈世锋)

但是《中国日报》引述日本新闻网的报道称,刘某和江歌两人回到居住的公寓楼时,“发现陈世峰等在公寓楼门口,三人于是发生了争执,江歌叫刘鑫先回房间,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与陈世峰理论。陈世峰拔出随身携带的刀具猛刺江歌的颈部和胸部,致使江歌失血过多而遇难”。

不管怎样,这场惨剧断崖式地改变了四个人的命运,江歌殒命异国;陈世锋被日本警方拘捕后起诉;刘某的生活同样被完全打乱,遭到网民的口诛笔伐;江秋莲则陷入失去女儿的痛苦中不能自拔,在得知陈世锋不一定被判死刑后发起了征集签名的活动,要求一定判处其死刑。

案件下月开庭

正征集签名推动死刑判决

●时间新闻:江歌这个案子进展到一个什么情况了?

●江秋莲:准备开庭。

●时间新闻:什么时候开庭?

●江秋莲:11月15号到11月20号,判决应该在12月20号。

●时间新闻:您发起了一个征集签名的活动,是什么内容?

●江秋莲:就是请求判处陈世锋死刑的签名(征集)。

●时间新闻:就是杀害江歌的凶手?

●江秋莲:对!

跟刘某无联系

称遭对方全家拉黑屏蔽

●时间新闻:您跟江歌之前的室友刘某现在还有联系么?

●江秋莲(先冷笑后叹气):

呵!我想联系,可是人家全家一直都在把我拉黑的状态。联系不上!

200天,刘某没有见过我一次,没有接听我一个电话,没有为我江歌上过一柱香,没有送我江歌最后一程,没有给我江歌献过一次鲜花。

日本警察跟我说,刘某不是犯罪嫌疑人,她一直都有自己的自由,她在撒谎。

【注:案件发生后,江秋莲曾指责刘某避而不见,而据刘某个人微博表态,是“日本警察曾经禁止,我见三叔(江歌)的家人,以及与我和三叔有关的所有人,为了证据的有效性和保密性”。】

●江秋莲:

刘某在和陈世锋分手,无家可归的时候,我江歌收留了你;在你被陈世锋骚扰的时候,我江歌维护了你;在你半夜下班害怕,那么冷的天,江歌在车站等到你凌晨。难道一点情义都没有吗?我江歌的一条生命就是活该欠你的么?

卖房推动死刑

不想像乞丐一样去乞讨

●时间新闻:有报道说您把房子给卖了,为了去推动这件事,为什么要这样做?

●江秋莲:为什么?

●时间新闻:因为现在这个事情已经进入一个刑事审判阶段,个人可以参与的部分其实非常少了,为什么还这样做?

●江秋莲:

我把江歌送出国是卖了一套房子的钱出国留学的,可江歌遇害这前前后后花了多少钱啊!我没有算账,大家捐助那么多钱,是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我只呆在家里不用花钱啊?这个世界没有钱寸步难行啊,我做所有这一切不需要钱么?

就像我做这个签名,做网页需要钱,印刷这些上申书需要钱,做的这些准备都需要钱。

你看看我买的这些笔、文件袋,还有翻译文章,所有这些都需要钱。

江歌遇害到今天356天了,江歌遇害后我的身体垮了,没有能力工作了,没有经济收入了!

我发起了一次众筹,厚着脸皮求着大家,想一个乞丐一样,我不能总是像个乞丐一样去乞讨吧?

至今不能面对

这种伤痛一生无法修复

●时间新闻:我们都知道失去至亲是痛苦的,但到现在已经一年了,您能面对这件事了么?

●江秋莲:不能!如何面对?怎么面对?昨天还有一个网友打电话问“你还伤心么?”怎么会这么问?

●时间新闻:他可能是想问您情绪是否稳定些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