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遇害事件再次刷屏 舆论焦点放在谁身上?

来源:网络整理 | 2017-12-07 09:08

新蓝网-中国蓝新闻客户端11月14日讯(浙江经视编辑报道)这两天手机上被江歌案给刷屏了,讲真,对于这起案件知道的人并不是太多,又或者说因为案发在一年前,很多人都已经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

事情是这样的,2016年11月3号,在日本东京留学的中国女大学生江歌在自己的公寓内被残忍杀害。日本警方公布的消息说,江歌头部遭到了利刃砍伤,伤口长达10厘米。当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,江歌倒在血泊之中,被送往医院不久之后,因为伤重不治而亡。

江歌是青岛人,92年出生,当时正在日本法政大学读研究生。跟她合租的另外一名女孩叫刘鑫也是山东老乡,同龄人。

案发前的11月2号下午,两名女孩还曾经外出打工,结束打工的时候,两个人相约在车站见面后一起回家,时间大概是3号零点左右。

刘鑫事后说,她是跟江歌一起回到合租的公寓里面的,但是进屋之后,江歌又自己出门了,而刘鑫留在了房间里面。

刘鑫对日本警方表示,江歌离开房间之后不久。她在屋里面听到了江歌跟别人用汉语在争吵。她当时曾经试图推门出去看,但发现门打不开,于是就打电话报警了。直到警察来了以后她才知道,自己当时为什么打不开门,是因为江歌被砍之后倒在了门前。

当年11月24号,警方逮捕了凶手陈世峰,而他正是刘鑫的前男友,换句话说案发的时候,刘鑫先江歌一步进门得以幸存。在公寓门前的狭长的走廊里无处逃离的江歌遭遇了恶运。

《中国日报》曾经引述,日本新闻网的报道说,刘鑫和江歌两个人回到居住的

公寓楼的时候发现陈世峰等在公寓楼门口,三个人发生了争执。江歌叫刘鑫先回房间,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跟陈世峰理论,陈世峰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刀具,猛刺江歌的颈部和胸部,致使江歌失血过多而遇难。

江歌死后刘鑫没有参加葬礼,也迟迟没有面对江歌的母亲,甚至在网上双方发生了隔空冲突。悲痛欲绝的江歌母亲在网上公开了刘鑫的全部个人隐私,从而引发了大规模的人肉搜索。

对了,一年前的事情所以再度发酵,是因为《新京报》旗下的《局面》。最近发布了对刘鑫和江歌母亲的专访,局面的采访记者王志安是原来央视新闻调查的记者,今天他也在微信公号上发表了文章,题目是《关于江歌案,多余的话》。

看了一下网友的评论,观点基本上分成两极。一种认为,纵观刘鑫这一年来的表现,实在是让人失望,人心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,江歌拼尽全力,去保护自己的好朋友,但好朋友却是这样一个胆小、懦弱、自私、满嘴谎言的人;也有人认为凶案发生的时候,刘鑫因为害怕没敢开门这一点虽然无最终结论,但基本可以认定所谓“吓破了胆,呆若木鸡。”并不是一个夸张的比喻。

这次刘鑫接受在镜头前面对江歌母亲,想让事情尽快过去,体现出了一定的担当,对于江歌母亲对刘鑫的不依不饶,有专家认为我们应当尊重和理解一位母亲的悲痛,但是造成悲剧的还是残暴的凶手,而不是刘鑫。从这个角度来说最需要谴责的是凶手,而不是刘鑫。

作为采访记者,王志安可能觉得片子播出之后,骂刘鑫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他在多余的话这篇文章里说,在过去的三百天时间里面刘鑫的确有过逃避,否则事件也不会演变到今天这一地步。但至少,当我走进她家门的时候,她最终选择了面对,仅此一点,我尊重她,至少她在成长、在反思、在试图努力承担。我依然希望各位不要忽视她愿意和江妈见面的意愿,一个良善的社会应该给一个愿意承担的年轻人机会,至少在她愿意跟江妈见面的那一刻,我认为刘鑫是真诚的。

在我看来刘鑫不是凶手,但江歌因她而死,刘鑫欠下了情理之债,道义之债,此其一。

其二,必须承认的是真正面对沉重的选择能够有勇气比她做得更好的人,可能并不是很多,辱骂刘鑫一家,抨击人性是最直白、最痛快的做法。

但是离开键盘,走到现实生活中,把我们任何一个人,放到那样的场景里面,我们能不能比刘鑫做得更好呢?

其三,非常同意凤凰评论的一个观点,江歌的妈妈,婚姻不幸、要强独立,和女儿相依为命,女儿就是天。如今,天塌了,她无法手撕凶手,愤怒于是移情到了刘鑫身上,而且转移为对刘鑫的怨恨。换位思考,可以理解。置身事外,不能接受。

本案的重点是陈世峰杀害了江歌,他是一切悲剧的起点,我们不希望看到陈世峰

最终成了配角,而两个受害者却在不断地互相伤害。